文化访谈>>正文
李松涛:让每一件雕刻作品都鲜活起来
2020年09月09日 22:29
来源: ca88会员登录入口  作者:陈柏安
更多
   阳花关,是镇宁自治县双龙山街道的一个村落。
    这个地名不光很诗意,而且还是镇宁自治县通往龙宫景区的必经之地。只要不是雨天,每天都会有一个个子不高身材偏瘦的中年男子在一堆杂乱无序的树根旁或站或蹲的进行雕刻创作,他手上的雕刻工具已经磨得光滑无比,可以反映蓝天白云,在锤子和锉子叮叮当当的撞击下,一件件作品逐渐精美起来。
    雕刻男子名叫李松涛,从事雕刻已经走过30个年头,他的作品在省内外都很有名气,有部分甚至在国外被高价拍卖。在2019年全国深圳技能大赛——“观澜杯”红木雕刻“工匠之星”职业技能竞赛中荣获优秀奖。这是他从事雕刻以来首次参加正规的全国赛事。他说他的作品每一件都是“绝版”,别人不可能复制。这不是自吹自擂,而是他至始至终有一份把雕刻艺术做到精致的情怀。
                      饥饿的“艺术家”

    1969年12月生于镇宁自治县江龙镇一个较为偏僻的布依族村庄的李松涛,少年时期的他喜欢在家里的墙壁上画画,读完初中后,因家庭困难就辍学在家务农。每天面对挥汗如雨的劳作,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有时连到镇上割斤肉吃都舍不得。焦苦的日子使李松涛产生了艺术创作的欲望,他在心里盘算,利用在农闲时间做些艺术品卖,或许可以换回一点盐巴钱,这是李松涛最初的梦想。

  

                                               李松涛在雕刻

    然而,艺术道路并不是李松涛想象的那么简单。当他把自己的眼里的艺术作品国画、手杖等拿到镇上、县上卖的时候,几乎无人问津,更多的时候连车费都成问题,从县城徒步几十公里回家是常事。但李松涛并没有气馁,而是不断反思自己的艺术作品到底是在哪出了问题。他的执着招致了家里人的反对和村里老老少少的取笑,都怀疑他是不是神经出了问题。时间一久,各种流言蜚语和异样的眼光迫使刚刚进入青年的李松涛有了逃离村里想法。他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住下来潜心创作,用自己对艺术的认知竭力打造好作品,以艺术作品产生的经济价值来征服说长道短的人们。
    于是,身无分文的李松涛开始在村子的周围寻找可供自己艺术创作的地方,找了很久,最后在离江龙镇不远的一个称为“叫花洞”的山洞里住下来。
    这一年,李松涛已经22岁,并且身边有了三五个爱好艺术的好兄弟。
    在近30平米宽的山洞里,他放弃了其它的艺术创造,认定木雕作为这一生的艺术追求,用他自己的话说:“艺多不养身”。他强烈的创作欲望几近疯狂,买不起雕刻刀,找来别人废弃的钢筋自己磨制,没有电灯,向别人要些废柴油点起照明。吃的靠跟随的兄弟们提供,在那个时候,谁家都不宽裕,兄弟们拿来一把面条,李松涛要分着吃,常常只是盐巴拌面条吃个半饱。
    这样度过了半年后,他的精雕细刻手杖出了一批成品,拿到黄果树风景区立即成了抢手货。卖完手杖,李松涛用手蘸着口水清点了收入,一共整整800元。在当时来说,这是一笔“巨款”,李松涛走进饭馆,很气派的点了饭馆的看家菜,他认为不把肚子吃鼓起来都对不起半年来山洞里的苦苦煎熬。
    也是这一年,江龙镇政府领导知道李松涛对艺术执着的精神后深受感动,果断腾出一间空闲房子,供李松涛创作。
                      磨难路上就像雕刻过程
    随着作品越来越受消费者欢迎,李松涛开始不满足在镇上发展,想把自己的创作扩展到县城。
    一天,李松涛的雕刻店里来了一位县城客人,对李松涛雕刻作品赞口不绝。也许是李松涛注定要遇到贵人,客人三言两语便答应支持李松涛资金和场地。1994年初,李松涛在镇宁自治县城创办了贵州省第一家仿古家具厂。家具图案由李松涛自己设计,亲手雕刻。仿古家具一经推出,立即受到众多消费者的青睐,还远销到广东、湖南等地。李松涛的雕刻事业进入了一个高峰时期。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李松涛在外面采购木料的时候,厂里的工人发生了重大工作事故,瞬间让一个前景看好的厂子土崩瓦解。李松涛这个刚毅的汉子没有被这突如其来毁灭性的灾难击倒,又折回江龙镇重新起步。

  

                                            李松涛作品

    但是由于原来在城里的家具厂欠债过多,加上当时的乡镇发展受到制约,很多人采取先消费后支付的方式,所以,李松涛的家具很多都是赊出去,到头来收到的钱还不够支付工人工资。
大年三十,因为欠薪,工人把工厂的家具和所有的电器带走,留下了空荡荡的破厂房。
“自己的雕刻艺术已经被人认可,不能就这样放弃”。思量再三,李松涛咬牙再次做出到县城发展的决定。凭借手艺的影响,很快又在镇宁县城做得风生水起。一年之后,李松涛进驻安顺,他认为城市越大的地方自己发展的平台就越宽。
    然而,正当他在安顺的雕刻事业进行红红火火时,上天又给他开了一个玩笑,突来的家庭变故让他受到严重打击和挫伤。接二连三的打击,他精神几乎崩溃,滴酒不沾的他,整日里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正当李松涛一蹶不振破罐破摔时,他邂逅了一个叫陈兰妹的姑娘,感情质朴性格坚毅的陈兰妹不断鼓励李松涛要振作精神。即便每天三餐捉衿见肘,她依然不离不弃的对他照顾着和支持着,最终两人喜结连理。
                 重整旗鼓 把一生交给雕刻艺术
    婚后不久,他们一家去了凯里,准备在那里大干一场。
    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李松涛在凯里的雕刻店,李松涛的作品因为精致,所以畅销。需要的还得提前上门交定金。
    他雕刻的飞禽走兽、花鸟鱼虫神形兼备栩栩如生。譬如,他雕刻的烟灰缸上站着的鹰以一静制百动的目光傲视群雄,凳子上的花草仿佛在拔节长高,展示生命的坚韧,奔马张嘴嘶鸣,体现了马到功成的美好寓意,龙腾祥云的造型象征龙的传人永远屹立东方的精神面貌。
    在李松涛创作的作品中,他不拘泥于对物体客观形象的具体描绘,着重强调作者内心情感的抒发和主观意愿的表达,“以形写神”,追求“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艺术魅力感受,生动地表现出每一件的精、气、神,使得作品充满张力,从而力图达到东方美学中天人合一、物我交融的气势、形象和意境。这是李松涛一直追求的境界。
    有一天,一个业内朋友从湖南把李松涛作品在新加坡以300万人民币价格拍卖的视频发回来后,李松涛终于相信,自己的作品居然那么受欢迎。
    2019年,已在凯里打拼10年的李松涛因老家的母亲患病无人照顾,加上自己对家乡的思念,毅然从凯里回到镇宁,现在的他已经是贵州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雕刻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平台更宽了。他说:“我们镇宁是地处黄果树大瀑布和龙宫两个国家级景区之间,发展潜力巨大,从今往后我哪儿也不去了,就在镇宁发展,尽快争取把我的作品融合进旅游产业发展里面去。”
                                       (陈柏安)
责任编辑:刘兴祥
更多
延展阅读